蔡文静:能被观众看到是种幸福

2021-10-21 来源:齐鲁晚报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蔡文静:能被观众看到是种幸福

“自己接了自己的档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最近,蔡文静主演的《光芒》和《好好生活》两部剧在湖南卫视连播,上个月她还是落魄的上海滩大小姐,这个月又变成了飒爽的职场白领。在接受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专访时,蔡文静说,这种体验就像是“下班了但又没有完全下班”。

其实在今年年初的《阳光之下》播出之后,蔡文静就进入了“高频营业”的状态。10个月的时间里,她已经有6部作品接连播出。“其实真的就是运气好,之前耕种了多年的果实突然一下全开了花。有作品能够被观众看到就是一种幸福了,而集中播出那就是莫大的幸福。”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 刘雨涵

好好工作就是好好生活

出道之初,蔡文静出演的多是“女神”类型的角色,单从颜值来看,蔡文静可以胜任,但是她说,其实自己的心里一直住着个“野小子”。这次在新剧《好好生活》中,蔡文静扮演的职场白领吴忧可谓“侠女”,练习散打,性格很直,终于勾出了她骨子里的那几分阳刚和野性。“当时我跟导演说,我可以把自己生活中男孩子的那面放进去,我们就试了一些戏,挺出效果的,所以这个角色提取了我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。”

相比于《阳光之下》里的“地狱”模式,轻喜剧风格的《好好生活》属于easy模式了,以至于让许多观众分不清哪个是正片,哪个是花絮。不过演轻喜剧不一定能够讨到喜,有时过了度就会让人觉得浮夸,这期间的火候和分寸,蔡文静觉得关键在于“真诚”二字。“每个人对于喜剧的胃口是不一样的,我没有办法保证能让每一个观众都接受我的表演效果,但是我知道要保持一点:不管多浮夸,我都是非常真诚地去演,只是把表演放到了极致而已。即使再极致,它也是真的,不是假的,不是去故意搞笑。”

在《好好生活》之前,蔡文静主演的《光芒》刚刚收官,两部戏无缝衔接,“蔡文静自己接了自己的档”成为热议。自年初的《阳光之下》热播之后,10个月的时间里,蔡文静已经有6部作品接连播出。《阳光之下》里她是隐忍柔弱的高智商金融才女,《紧急公关》中她是充满正义感的记者,《玲珑》中她是温婉的古装美人,《大侠卢小鱼》中她是“恋爱脑”的欢快魔女,《光芒》里她是落魄的民国大小姐,《好好生活》中又成了办公室里的都市白领……如何在这些紧密的作品和变幻的角色之间跳进跳出?蔡文静摸索着属于自己的节奏。“要迅速地认识一个人,然后彻底成为她,之后再快速告别,进入下一部戏,这挺残酷的。但是当你扮上相走到片场那一刻,其实你就会在那个人物里了,所以不会有太多负担,不用刻意去区分两个角色的不同感受。”

因为高强度的拍戏,蔡文静已经好多年没有回家过年了,但是她倒很享受这种状态,因为在她看来工作即生活,好好工作就是好好生活。“我是摩羯座的,本身就是工作属性比较强的一个人,所以一直工作对我来说不是压力,还挺愉悦的。带着生活的感觉去拍戏,每天该吃吃,该喝喝,该研究角色就好好研究,这样每一天都会在充实的状态下度过。”

考上北影比中彩票还幸运

在《阳光之下》之前,蔡文静其实已经演了10年的戏,通过剧中柯滢这个角色,才有更多人认识了这个颜值和演技兼备的实力派演员。这部剧里蔡文静有700多场戏,几乎从头到尾都是处于高度紧绷状态的表演。动辄被掐脖子、薅头发、扇耳光,但在蔡文静看来,只要是为角色服务的“疼”,都是好的“疼”。她会和对手演员说:“你就使劲打吧,这样我的角色就立住了。”以至于演到最后,导演会第一时间倾听她的意见,因为柯滢已经化在了她身体里,如果她演着不太舒服,那就一定要改戏。

当被归为实力派的行列,外界对蔡文静的期待和要求也就变高了,而她觉得,不管外界的期待如何,她对自己的要求一直都是严格的。“不用收到反馈,我也能够知道自己哪里做得不行,会思考那个地方怎么样处理会更好,这些是我一直会反复做的工作。我不是说外部给我压力我就要去让大家满意,我会在内部先给自己压力,得先要过了我自己这一关才行。”

早些年拍戏时,如果觉得自己没演好,蔡文静还会一个人躲到树林里,拿自己的头去撞树。而现在她不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方式来紧逼自己了,她笑言,“如果每次演不好都要去撞树,那估计我现在应该不在了,因为我的容错率太低了。”现在她学会了对自己给予一定的包容,“有些时候做不好就是做不好了,那就抱抱自己,下次再做好。如果在现场,我会努力争取再来一条。如果没有那个机会,我就要相信导演肯定会剪好。现在的我对自己没有以前那么苛刻了,但是想要努力做好的那种心情还是没有变化的。”

1990年出生的蔡文静成长于湖北宜昌的一个五口之家。这是一个重组家庭,蔡文静还有两个哥哥,父母给予的爱和家庭的温暖成了她日后安全感的最大来源。“我是在一种欢脱、愉悦的氛围中长大的,我们家每个人都很活泼,有说有笑的,好像天天都在过节的感觉。”

父母起初并没有想让蔡文静走文艺的路子,爸爸会送她去上书法班、给她报小记者班,但是当她说想学钢琴,父亲就说,“钢琴要在修房子之前就搬进来,现在我们家的门太窄了,没法学。”后来她才知道钢琴原来是可以拆开组装的。中考时蔡文静考上了重点高中,但她还是坚持去了艺术学校学音乐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班上有个男生要演音乐剧,请她来当女主角。演完之后,那个男生告诉她,你很适合演戏,应该去学表演。“我当时就感觉像被星探发掘了一样。”

随后蔡文静拜表演老师,老师也发现了她对表演的特殊敏感度。有次蔡文静家里的狗走丢了,她伤心地大哭,哭完了之后,她开始收集这种情绪,想着下次演戏的时候可以用上。她把这件事讲给老师听,老师说这其实就是斯坦尼表演体系里的“情绪记忆”,而她已经有了自主的表演意识。“好像是自己在给自己证明,我真的应该干这个行业。”

收到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录取通知的时候,蔡文静正在电梯里,她兴奋得大声尖叫,旁边不知情的人问,“你是中彩票了吗?”她说,中彩票算什么。“我感觉这比中彩票还要幸运,因为我从来都没敢奢望自己能考上这么好的学校。”

“一直在进步”是人生信条

毕业之后,梦幻的泡泡开始被现实击破,蔡文静并没有成为星路坦荡的幸运儿,而是开始了埋头跑组的生活。一次次地试镜,多半会落空,还会大半年无戏可拍。最难的时候,父母跟她说,不行就回家来当个主持人吧,也挺好的。而她对妈妈说,“我还在进步,我还没有走到头。”“一直在进步”,这5个字是蔡文静十多年来的一个人生信条。“走到今天,虽然我不能说多么成功,但至少一直在进步。不卑不亢地去做好自己的专业,我希望自己能够永远保持这样的一个心态。”

蔡文静像是一枚钉子,通过一部部作品,慢慢把自己敲进了观众的心里。剧版《匆匆那年》中明艳大气的林嘉茉,剧版《致青春》中的校花阮莞,《加油吧实习生》中赵丽颖身边的闺蜜周格格,《柒个我》中的心理医生白欣欣,《古董局中局》里的高冷女神黄烟烟,直到《阳光之下》让蔡文静彻底出圈。

如今的工作几乎是连轴转,但蔡文静还是极力地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和平衡,通过固定事务来锚定自己的生活。“我希望能够稳定每天的情绪,所以我一定要每天重复做几样事情,比如早上喝咖啡和挤出时间阅读,这些事情会让漂泊在各地的我有一种安全感,让我感觉每天都拥抱了自己。”保持阅读习惯是蔡文静多年来的坚持,此前她喜欢意大利作家埃莱娜·费兰特的《那不勒斯四部曲》,前段时间刚刚读完了黄仁宇的《万历十五年》,这两天又翻开了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石黑一雄的书,太宰治的《女生徒》也买来放在床边等待阅读。“我会在不同的心境下读不一样的书,前段时间读了史,这段时间就想读一些小说。读书会吸纳很多对自己有益的帮助,能拓宽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,这对我来说很重要。”

对于不同角色的驾驭已经让蔡文静被认证为“剧抛脸”,接下来,她还想要挑战反面角色,比如美剧《杀死伊芙》中的女杀手那种复杂类型。不过目前,她最希望的是自己能够更加“文静”一些。“现在对外输出的‘文动’一面多了点,太吵了,希望自己能更稳重一些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