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不能说不行?多数人对ED的误会太深...

2021-10-28 来源:网易健康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俗话说:千行万行,男人千万别说自己不行。“男人不能说不行”像个口号一样,在男人之间口口相传,并且慢慢发展到不能在自己身上出现“细、短、快”等词语。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:妇科总是门庭若市,男科却门可罗雀。

其实,男人们不是没有健康问题。数据显示,40岁以上患者中的中重度ED患者人群占56%,在新发ED患者有四分之一为40岁以下的年轻患者。在一项针对中国大约9万名年轻男性的在线调研中,20.54%的40岁以下年轻男性勃起硬度级数(EHS)评分仅为1级硬度至2级硬度(EHS评分共分为4级,其中4级硬度为最高级别、1级硬度为最低级别)。

“男”言之隐,爱的拦路石

遗憾的是,尽管中国ED患病率高,但是患者就诊率却很低,仅为17%。羞于表达自己“不行”的男性,其实是害怕受到同性或异性的嘲笑。

在中国,很多男性受传统思想观念和刻板印象影响,对性生活状态不佳和寻求解决方法羞于启齿,甚至长期默默忍受ED折磨,进一步造成伴侣的埋怨和误解,导致家庭不和谐甚至夫妻关系破裂。即使确诊ED之后,很多男性对治疗也有较强的抵触心理,更不愿意与伴侣进行沟通及探讨。

中国性学会会长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男科及人类精子库主任姜辉教授表示,“作为男科最常见的性功能障碍之一,ED对男性的身心健康、繁衍后代、婚姻家庭等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危害。ED不仅会影响患者及其伴侣的生活质量,而且还是很多疾病的早期症状和危险信号,包括心脑血管疾病、内分泌以及精神心理方面的问题。因此,ED可以被称之为男性健康的‘风向标’。我们一直都倡导对ED要早发现、早治疗,即男性与伴侣要重视生理需求与情感交流,一旦发现问题,应当积极主动地通过正规渠道寻求解决方案。”

对待完美性生活,男女观点存异

性是两个人的事情,除了自己的感受,对方的感受也很重要。那么,女性是怎么看待“完美性生活的标准”呢?据《万爱皆可白皮书》的调研发现,男性与女性对两性关系的观点大相径庭。

首先,男性普遍对自己有更多的刻板印象,比如“男人不能说不行”、“作为男性要承担更多责任”、“不能轻易示弱或寻求帮助”。

其次,对于高质量性生活的标准,男性往往在尺寸、时长及频率上有所执念;而女性更在意硬度,并希望感受来自伴侣的呵护与关爱。

最后,当面对性生活状态不佳时,大多数女性对“男人状态有起伏”表示理解,并希望伴侣与自己保持有效沟通、共同面对和解决问题。不论是调整生活方式,还是必要时采用口服药治疗,女性的意愿与认可度都比男性更高。

破除误区,应对ED挑战

男性对ED的一大误区是认为只有‘软’到无法进行性生活之后才去寻求解决方法。研究显示,3级硬度时(轻度ED状态),男性的性生活满意度为70%,但其伴侣的满意度只有50%。因此,当男性勃起硬度低于3级时,就要重视并进行干预。

与此同时,由于缺乏对ED的正确认知以及各种虚假广告泛滥,男性对于如何治疗ED陷入了更多的误区,一是错误地认为西药是让人上瘾的“春药”,二是期待单纯依靠调整生活方式改善勃起功能,三是认为只需要补肾就可以解决ED。

中国性学会男性生殖医学分会秘书长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赵连明教授指出,“国内外均已经有了ED诊疗指南,其中PDE5抑制剂被三大诊疗指南推荐为一线用药。PDE5抑制剂的药理作用主要是抑制血管平滑肌上的PDE5,从而起到松弛平滑肌、扩张血管的作用。以PDE5抑制剂西地那非为例,只有通过充分的性唤起和刺激,西地那非才能发挥改善勃起功能的效应,而药物本身不引起或提高性欲。世界卫生组织的药物不良反应数据未报道过西地那非的药物成瘾性。PDE5抑制剂不仅能够给患者带来高质量的勃起,而且有助于提高ED患者的自尊、自信以及性生活满意度。”

性的目的不仅是生殖与繁衍,而且是愉悦感和幸福感,更是与伴侣的情感纽带,性与爱相辅相成、密不可分。打破爱的刻板印象,破除勃起功能障碍(ED)治疗中的误区,真正提高性生活满意度和总体幸福感。

参考资料:

1.真实故事计划《万爱皆可白皮书》,2021.

2.Capogrosso P,e t al. J Sex Med. 2013;1 0: 1833-1841.

3.Haocheng Lin et.al, Int J Clin Pract. 2020;74:e13417.

4.John Mulhall, et al. Erectile dysfunction: monitoring response to treatment in clinical practice--recommendations of an international study panel. J Sex Med, 2007, 4(2): 448-464.

5.姜辉,朱积川. 中国男性对生活事件和性态度的研究:在Asian MALES研究中勃起功能障碍的患病率和相关的健康关注问题[J]. 中华男科学杂志, 2006,(11).

6.中华医学会男科学分会. 中国男科疾病诊断治疗指南与专家共识(2016版)[M]. 北京: 人民卫生出版社, 2017.

7.Arthur L Burnett, et al. Erectile Dysfunction: AUA Guideline. J Urol, 2018, 200(3): 633-641.

8.European Association of Urology (EAU). Management of erectile dysfunction. In: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Guidelines. 2020. Available from: https://uroweb.org/guideline/sexual-and-reproductive-health/#5 [Accessed July 2020].

9.卢永宁, 等. PDE5抑制剂治疗ED研究进展. 中国男科学杂志, 2005, 11(7): 552-555.

10.姜辉, 等. 枸橼酸西地那非(万艾可)20周年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. 中国性科学, 2019, 28(7): 5-14.

(责任编辑:吴延丽_NBJS6202)